不死鳥.蘇樺偉

更多運動版圖雜誌
一念之差,蘇樺偉可能已經死了。
故事源於廿九年前廣州的一所醫院:一個落地呱呱的嬰兒被發現患上黃疸病,徘徊生死邊緣。
醫生的專業建議,是與其救活一個殘障兒,不如趁年輕,生個健康的吧。
年輕父母流淚,猶豫,終於嚥下一口氣,咬緊牙關將孩子從死神手中搶回來。
後遺症是孩子終身受痙攣和弱聽之苦。
 
廿九年過去,那家人果真養活了一個殘障兒,卻成就了百年難得一遇的短跑奇才。
傳說世上有種不死鳥,能於灰燼裡重生,且翱翔天際。
蘇樺偉,大概就是這只先死後生的鳥。
 
眼前這位即將告別二字頭的男生手執iPhone 4,閒來喜歡上網,間中會偷偷打機至三更半夜、有追看《狐忍》和儲figures的習慣……與時下年青人無異。
 
「唔係跑步,根本無人會認識蘇樺偉。」
 
由十五歲踏足國際賽場至今,蘇樺偉奪得廿六面金牌,包括七次世錦賽冠軍、六次奧運冠軍,還五度打破世界紀錄,是公認是一代跑步奇才。
 
但回到廿九年前,應該沒有人相信蘇樺偉能成為家傳戶曉的運動員。
 
甫出生,就被斷定患上黃疸病。經搶救後,黃疸上腦,導致腦部受損。醫生主張放棄,但蘇家決定堅持,日花三百元買藥保命,終於將他在死亡邊緣拉回來。後遺症是痙攣、嚴重弱聽、腦痲痺,引致口齒不清和學習障礙,亦因此容易令人誤會他有智力問題。
 
「有啲小朋友一出世就要坐輪椅,都唔會畀人歧視啦。
 
「我只不過係受病嘅影響。
 
「我從來唔覺得人哋歧視我,我覺得自己和正常人無分別。」
 
痙攣令蘇樺偉肌肉不協調和四肢力量不足。別家的小孩一歲懂行,他卻四歲才踏出第一步。整個幼稚園階段,他也忙於接受物理治療,訓練大腿肌肉和改善步行技巧。
 
起步比人遲,不代表走得比人慢。經過一輪特訓後,昔日幾乎是活在媽媽肩背上的他,變身活躍分子。小一就被挑中參加SAP(香港傷殘人士體育會;後改名為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)與七間特殊學校合辦的運動會,且場上未逢敵手,贏得「長勝將軍」的外號。更有同學向老師要求不和他同場比賽。
 
跑步天賦,大概是家族遺傳的。蘇樺偉的堂弟是本地籃球班霸永倫的球員蘇伊俊,蘇媽媽年青時亦是跑手。
 
「應該係媽媽遺傳,佢以前喺大陸,喺類似省隊裡面受訓……總之唔係好叻啦。
「依家佢都有跑架,減肥吖嘛,哈哈。
 
「不過先天好,都要靠教練和自己嘅努力。」
 
振翅高飛
 
十三歲那年,在一場跑步比賽後,港隊教練潘健侶和蔡喜逢邀請他加入SAP會接受系統性訓練。媽媽咨詢過老師的意見後,決定給他一個發展機會。
 
上訓練班,正好適合蘇樺偉好動開朗的性格。大伙兒嘻嘻哈哈的學跑步學拉筋,似聚會多於練習。直至一天,他被挑中加入港隊,備戰阿特蘭大殘奧。
 
「阿Sir就咁話,『你聽日跟潘Sir練啦!』我心諗,大佬,咩事先!」
 
 
 
對當時的他來說,訓練班和港隊,是天堂和地獄的分別。
「最細嗰個都大我十二年,好有代溝。
「訓練好辛苦,啲人又認真,唔會講笑。
「我覺得好唔開心,好想返訓練班。唔肯認真練習,又成日偷懶,或者走去同人傾計。
「教練話跑三個圈,我就拗跑兩個圈。講價失敗,咪跑兩個,行一個囉。」
他想離開,目標直指奧運獎牌的隊友們也恨不得他立即離開,奈何接力隊三缺一,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 
終於,貌合神離的一行人到了阿特蘭大殘奧。那年,他只有十五歲。
「都唔知咩叫奧運,只知有好多可樂飲!」
他負責4X100米的最後一棒──原因不是他快,而是因為大家對他沒有期望。
「跑完之後,祥哥(負責第一棒)過嚟問我跑第幾。我答,第一囉。
 
「佢哋好開心,而我就只係跑到無晒氣,好攰,好想返去休息。
 
「點知贏咗要繞場一週!嘩,唔係嘛,仲嚟多個400米?」
胡里胡塗奪得奧運金牌,不明白,也不珍惜,他依然是個貪玩愛偷懶的小伙子,直至摘下第一面個人金牌。
「原來努力練就可以拎到金牌。
 
「慢慢由100米,跑埋200米,到400米,仲破埋紀錄。
「不停練不停練,跑步變得越來越重要。
「無意識下鍾意咗跑步。」
 
四年後的殘奧會,他報名參加100米、200米、400米、4X100米和4X400米。100米、200米和400米,他都以破世界紀錄的姿態封王。接著,又和隊友奪得4X400銅牌。正當他收拾心情,準備最後一項比賽,4X100米初賽之時,他開始嘔──因比賽過度引起身體不適。
 
「真係好印象深刻,跑到嘔!
 
「無諗過唔跑。4X100係有機會拎牌架,一定要搏一搏。」
2000年悉尼殘奧會,蘇樺偉贏得三金兩銅,「神奇小子」一名不逕而走。
不死鳥終於振翅高飛。
 
住公屋的奧運冠軍
 
2000年悉尼殘奧會後,蘇樺偉可說踏入運動員生涯的黃金期。無論是殘奧、世錦賽、世室賽等國際賽事,都能輕易地在頒獎台的冠軍位置找到他的身影。哪知,原來有樣東西比成為世界冠軍的難度還高,兩個字──「搵食」。
 
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蘇爸爸在2002年因工傷被提早退休,住公屋的一家四口只能依靠政府每月發放的$3,000殘障運動員津貼和積蓄過活。2004年奪得雅典殘奧的一金後,蘇媽媽終於向他提出,放棄跑步,投身社會。
 
「唔捨得都要。我係大仔,必須支持屋企。
 
「阿Sir講過,佢都想跑步,但為咗搵食,最終都放棄咗。」
 
 
 
在香港,當運動員難,當殘疾運動員更難。被批為精英甲級運動員的桌球好手傅家俊,每月可獲得二萬多元的資助,而六次奧運冠軍蘇樺偉,卻只有數千元津貼;由2012年倫敦奧運開始,健全運動員奪得奧運金牌可獲三百萬獎金,殘障運動員奪得殘奧金牌就只有三十萬獎金。同樣是奧運金牌,待遇卻差天共地。
 
 
 
正當蘇樺偉認命,打算扛起家庭重擔,從此與跑步絕緣時,竟然收到意想不到的消息──藝人劉德華主動給他一個機會,且條件優厚:容許他每星期三天提早下班受訓、因比賽或出席活動而請假,不會扣人工、參加大賽,還能停職留薪和獲得額外津貼。
 
「作為傷殘運動員,我好好運,有很多人幫。」
 
有了穩定的收入,蘇樺偉再無後顧之憂,真正踏入運動員生涯的高峰。2006年,他在荷蘭世錦賽、吉隆坡遠東及南太平洋區殘運會和瑞典世室田徑賽中,一共奪得五面金牌。2007年,他又摘下全運會和日本田徑錦標賽的三面金牌。
 
 
 
跑了十多個年頭,理應視比賽壓力於浮雲。誰不知2008北京殘奧會,卻老馬失蹄。在主場之利、知名度漸高,加上「劉德華效應」的影響下,蘇樺偉在賽前備受注目。沉重壓力令他慘遭滑鐵盧:原定目標是三金,結果100米賽事僅得第三,400米更只有第六。最後希望都押注在200米賽事上。
 
「所有對手都會諗拎第一,無人會諗拎第二第三。」
 
「如果諗自己會輸,就無可能贏。」
 
結果,他戰勝陰霾,戲劇性地奪得冠軍,還刷新世界紀錄。頒獎時,鳥巢內響起《中國人》的音樂,全場九萬人齊聲和唱,令他哭成淚人,是永誌難忘的一幕。
 
 
跑了十四年,參加過四次奧運。以短跑運動員來說,是老將一名,退役只是遲早的事。
「所有大賽,所有獎牌都拎過晒。
「個人覺得,輸贏都唔再重要。畢竟也差不多年紀了……
「跑步,依家係興趣,係身體健康。
「如果當日無開始跑步,我諗我仲係嗰個好懶嘅人,今日可能緊做份文職,甚至係搬貨。
「唔係跑步,根本無人會認識蘇樺偉。蘇樺偉只會著一個平凡人生。」
 
Profile

蘇樺偉
 
1996             
第一屆傷殘人士運動會
男子4x100米接力   金牌
 
阿特蘭大傷殘人士奧運會
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級)   金牌
1998年
英國伯明罕傷殘人士世界田徑錦標賽
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級)   金牌
男子100米(T36級)金牌
男子200米(T36級)金牌
 
2000年
雪梨傷殘人士奧運會
男子100米(T36級)金牌
男子200米(T36級)金牌
男子400米(T36級)金牌
男子4x100米接力(T35-38級)銅牌
男子4x400米接力(T35-38級)銅牌
 
2004年
雅典傷殘人士奧運會
男子100米(T36級)金牌
 
2007年
日本殘疾人士田徑錦標賽
男子100米(T36級)金牌2007年(12.15秒)
男子200米(T36級)金牌
 
2008年
北京傷殘人士奧運會
男子100米(T36級)銅牌
男子200米(T36級)金牌

 

更多運動版圖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