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動旅遊精選
    冰火國度3大奇景
    台北馬拉松-他鄉遇故知
    衝出香港・我的「第一次」廈門馬拉松
    冰島 單車環湖• 火山溫泉•賞鯨!
    馬拉松三城記(下) SAMUI MARATHON 蘇梅島馬拉松

馬拉松三城記(中) 台北 暴雨奮戰

繼南韓DMZ非武裝地帶一役,七天後莊曉陽便趕去台北參加「動感亞洲」舉辦的十七公里越野挑戰賽。以往看他作賽時的照片,好多都是在藍天白日前笑哈哈的樣子。但看這兩個比賽的照片,單單從色調以及其他選手所處的光境,似乎他可能面對馬拉松生涯以來最大的挑戰。

 

有笑又有淚,馬拉松生涯應當就是有血有肉。

挑戰S級極限

我公路跑得多,但山路則很少跑。上一次跑山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。九月時得到「動感亞洲」(Action Asia)的邀請,遠赴台北參加「動感亞洲戶外越野挑戰賽-台灣站」比賽。但經歷南韓DMZ一役後,左膝有點不對勁。台灣的比賽開賽前,當地更來了一場特大暴雨,令這賽事的難度突然由「B級」驟升至「S級」。山路變成滾滾長河,小溪變成大江大海,引水道則有如壯闊瀑布,還有滑過肥皂的石頭。比賽的英文名「Taiwan X Trail」改得真妙,「X」除了是「extreme」,更是一邊跑、一邊喊叫的聲音﹗

 

比賽於九月十四日(周六)於台北市郊貓空的指南宮起步,分九公里和十七公里兩個組別。據大會提供的地圖顯示,整段山路上上落落不容易應付。沒有幾多個香港人曾走過這一段山路,究竟路面有多狹窄呢?中間有沒有障礙物?山路有多斜?石級又有多高?只能去到現場隨機應變了。

當天的天氣有多壞?不單止貓空纜車停駛,連捷運部份路段也因雷暴而暫停服務﹗出發前已知道有強烈颱風在台灣附近活動,航班可以如常飛行已謝天謝地了。飛機周五晚抵達機場時,連機艙內也聽到外面的暴雨聲。相信,比賽的泥路在翌日將會爛如漿糊,只好一廂情願期望指南宮供奉的玉皇大帝「出手」,不要讓我在山上仆倒吧﹗周六早上六時多起床,看到窗外一抹藍天,還以為雨終於下完了,但這片藍天已迅間被吞噬,特大暴雨隨即如火山般爆發。假如這場大豪雨在香港發生,天文台可能要發出紅色暴雨警告了。

由頭濕到腳趾尾

四百多人參加的比賽於九時起步,大會在捷運動物園站安排車輛接載跑手前往起點。抵達指南宮後,身上那件跣水薄風褸早已「淪陷」。穿Goretex鞋也沒有用,水由襪子上端滲下去,整個人由頭濕到腳趾尾。

 

建於清光緒年間的指南宮供奉儒釋道三教神明,包括玉皇大帝、觀音、孔子與七十二弟子等。單看建築之宏偉和精緻,已肯定這裡香火鼎盛、香油常滿。不過台灣跑手忙於預備、熱身和吃東西,根本沒有人會祈求神明,更沒閒擲筊問卦或祈求呂祖保祐再創PB。

山寨比賽 混亂開跑

一場大雨令比賽增添了混亂。似乎,大家都不知道要先在壁報板上先找自己的號碼,再填一張幾近濕透的「生死狀」才可以寄存行李。這些小型「山寨比賽」,指示不清大家也不會太介意,也當作是比賽體驗的一部份吧。

 

比賽以廟為起點,我對開幕禮還滿心期待,以為有齋戒沐浴七七四十九天的廟祝,帶領四百名中外男女上香齊唸「吾知汝名、急去千里,急急如律令」一類的咒語驅雨。廟祝可能因山洪暴發塞車趕不來了,開幕儀式甚麼也沒有,鳴槍、哨子巨響、大聲公、計時晶片一樣都沒有,只是由動感亞洲總監麥龍生(Michael Maddess)的「人肉揚聲器」倒數十聲後,大家就一擁出發。

 

起步後雨勢明顯減弱了,過了指南宮的纜車站後,九公里和十七公里的參加者便在這裡分手,再爬一段柏油上坡路後便入山。下雨跑柏油路問題不是太大,因為山路的情況才令人驚嚇。泥漿就像思樂冰一樣,整條泥濘路有如浮沙「鬼掹腳」。當遇上有大樹倒塌了,便要鑽過樹枝空隙前進。不少山路都變成了水泡過鞋面的河川。但最嘆為觀止的,還是石澗變成了洶湧的激流,水浸過大半截小腿,若叉錯腳滑倒肯定被沖下山﹗大家都幾乎站不住腳滑倒,幸好參加者都很好心,在湍急的巨流中互相扶持,拉一拉助一把勁。

膽博膽 齊齊走錯路

頭七公里是不斷上坡和下坡的路,坡路愈走愈斜,傾斜程度是要用支架掛上繩作助力才能前進。部份路段相當狹窄,就算要爭標取獎,若不是一直領,也很難找到空檔爬頭。對經驗老到的越野戰將,戰況愈「重口味」當然愈過癮,但對缺乏經驗、未見過「大蛇屙尿」的我,早已被恐怖的場面嚇窒了,有些路段我連跑也不敢跑。

 

我又試過跟前面的跑手一起上錯山,雖然大會在樹中綁了一些紅色帶作標示,但有些分叉路沒有掛上。若前面一個走錯路,後面的全部都通通跟着一起走錯,迷了路後才發現走錯。大會沿途的工作人員很少,他們也說不清楚下一個水站有多遠。有工作人員甚至相信我是比賽中跑最後的一個人,我離開後他便一起離開,也沒有再問我後面還有沒有選手。若後面仍有人在路上需要工作人員出手援助,那怎麼辦好呢?

 

下山時,我的左邊膝頭開始作痛,無法用正常的步姿迅速下山。這種狀態下盤算,我恐怕無法捱過餘下十公里的山路了。做逃兵總有些戚戚然的感覺。我只好安慰自己說:「這只是十七公里的越野賽,反正沒有計時、也沒有獎牌,至少不影響我的馬拉松全走記錄。」這樣,心裡便會好過一點。最後,便決定在七公里離開現場。遠道前來台北,無法完成比賽真的很可惜﹗

 

回到酒店看新聞,才發現早上這場豪雨引發了山泥傾瀉,已把台北市新店釀出災情﹗這個X Trail比賽真是多麼刺激﹗看過這段新聞後也有一點點安慰,若我繼續勉強堅持下去的話,不是迷失在山上,就是已葬身貓空了,成為明天報章的頭條主角了﹗回想起山洪暴發的場面,逆流而上的參加者差點被水沖走,連心裡也起疙瘩。當然我這些貪生怕死之輩肯定不是好榜樣了。但若你一身是膽、視死如歸,又不怕摔下山和沖下崖,這個超高難度的比賽,明年請不要錯過呀﹗

精英心得

來自新加坡的香港《南華早報》健康版編輯Jeanette Wang,以兩小時廿六分取得全場第三名。對於這位身經百戰、贏過無數獎項(包括兩屆新加坡Sundown超馬)的精英,這個比賽應該不難跑。她說,山上湍急的河流瀑布有點驚嚇和危險,但撇除天氣因素,香港不少跑山的比賽都比台北的挑戰更大。

 

她表示,暴雨也不是沒有好處,最少天氣會涼快一些﹗若碰上這種天氣,她建議跑手必需穿着有坑紋的跑山鞋,至少能避免滑倒。而平日的訓練也相當重要,遇到壞天氣不要躲在家中休息,一定要逼自己出去跑,習慣在暴雨下跑步。到比賽時則可以放慢一點,但不能跑得太慢或太小心,這反而可能令你滑倒。

專家點評

台灣「動一動」(don1don)運動網站(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don1don321)的負責人江守戎表示,這條山徑路線在台灣很有名氣,因為可以穿過多樣貌的山林和小溪,但比賽也會出現不少特別情況。對於慣常跑越野山徑的跑友,由於注重挑戰、刺激和冒險,故此對於今次的情況「反彈聲音」便較少。

 

江守戎指工作人員數目太少了,由於路線指示不夠明確,不少快跑手在第一個水站後跑錯路,跑了兩三公里後才發現走錯,結果錯過爭獎的機會。雖然前一天大會在地下已灑了麵粉,但都被雨水沖走了。主辦當局在賽前還忙於綁紅帶標記,可見賽前準備和設計仍有改善空間。

台灣成跑步之城

本身是台灣一間科技公司老闆的呂宗熹,雖然只有兩年跑齡,但已跑過陽明山、太魯閣、台北、台中、台南、高雄、新竹、台中、萬金石、草嶺古道、台北一零一登高賽等賽事。而台灣以外則參加過大連、廈門和鄭州馬拉松。

 

他表示,比賽的路線從頭到尾一直有上下坡起伏變化,卻不是前半段上坡、後半段下坡那一種。再加上當天遇到強烈颱風掃過北台灣邊緣,山區溪水暴漲,登山步道小徑全變成溪流,原本預期的「跑步+爬山」行程內容,便增加了「溯溪」項目,既刺激又難忘。風雨無阻大會照常比賽,今次真的讓跑友見識到大自然的威力,但也有些危險。

 

安排不足之處,是分路段紅布條不夠明顯,令跑友跑錯路線。而完賽證書又稍嫌陽春,沒有幫個別跑友記下成績。他表示,這一兩年來台灣跑步人口急增,雖然主要是路跑,但跑山的參加者也開始增加。十月初的合歡山馬拉松,全馬參加者便增加至一千八百人。而十一月,玉山國家公園亦舉辦第一屆「跑給黑熊追—玉山杯高地路跑賽」(海拔約二千六百公尺)。

 

台灣有山有水,地理環境豐富多變,從都會市區到山區交通也很便捷。以台北市為例,車程一小時之內便可以去到陽明山、烏來、內湖、基隆暖暖、木柵貓空、草嶺古道等地,這些地方都陸續舉辦山徑越野賽。台北還有HASH跑步會,定期舉辦跑山活動,其中一個跑會辦的夜跑活動,每次都選定一地鐵站出口出發,第一人灑麵粉、其他跑友在後拿手電筒追蹤找路,相當有趣﹗

  •